DIA

严肃活泼

暧昧游戏

OOC,撒狗血,请勿上升真人。

 

 

 

东京时间下午5点15分。

 

王俊凯坐在星巴克的ShibuyaTsutaya店里,略显焦躁地把玩着手机,无意识地解锁又锁屏,反复多次。屏幕一亮,终于收到他鹿晗哥哥的微信。


“已安全降落,勿念(ㆀ˘・з・˘)”


王俊凯第一次看这位铁骨铮铮的北京小爷发这么可爱的颜文字,当即笑得眉眼弯弯,尖尖的小虎牙大大方方露出来,手指跳动迅速打字回复。

 

“好。照顾好自己,不要太想我哦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省略号过后,鹿晗就这么沉默了。

 

王俊凯保守估计鹿晗是不好意思了。想象了一下他吃瘪的样子,心里的小船儿立刻推开了波浪。就俩字,荡漾。很荡漾。

 

他端着冰美式望向窗外,涩谷正在下雨,铺天盖地的雨丝把窗外的世界交织成一片氤氲。据说是全世界人流量最大的十字路口上开着各式各样的雨伞,年轻的女孩子和男孩子匆匆走过,踩起了一片片水花。黑白分明的斑马线被冲刷得闪闪发亮。

 

喝了一口咖啡,苦得很,但架不住心里甜到爆炸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随着这场雨破土而出。

 

他站起身走出星巴克,把卫衣宽宽大大的帽子扣在头上,掏出黑色口罩戴好,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扫出一片阴影。他对着玻璃门一照,很满意这身装束。

 

东京下雨了。你那边呢?

 

 

 

鹿晗飞去巴黎拍摄新专辑的MV。而王俊凯忙里偷闲,躲着粉丝跑去日本度假了。偏赶上梅雨季,阴雨连绵不断,只好窝在酒店里,有事没事骚扰鹿晗。

 

他和鹿晗,算是什么关系呢?他自己也说不清。

 

从两人第一次合作《长城》到现在已近四年。都不是多么热络的人,因此两人的微信对话手指一划便到了底。逢年过节彼此送个祝福朋友圈点个赞,仅限于此。

 

别说找鹿晗聊天了,他连给鹿晗评论都要想半天。

 

既不能像别人那样无聊,又不能太有趣显得用力过度。既不能刻意装熟,也不能过于低姿态。发出去后提心吊胆生怕得不到回复,又怕回复得敷衍。处女座本质暴露无遗。还好鹿晗每次都回复得很快,字数不多,都是“哈哈哈”或“加油”之类的废话。这令王俊凯满足又沮丧。

 

王俊凯对鹿晗一直有种别别扭扭的感觉。这让他既没办法像对待前辈那样恭敬地对待鹿晗,也做不到像对待哥们儿那样随意嬉笑。鹿晗比他出道早,资历高,年纪也比他大。虽然长得面嫩,看起来几乎和王俊凯同龄。

 

一上台就“老子全世界最牛逼”的王俊凯,怎么就变成了一个怂包呢?

 

王俊凯本人也困惑,娱乐圈前辈那么多,比他资历还老的有的是,怎么自己偏对鹿晗这么小心翼翼?鹿晗长得也不像他的教导主任啊。想来想去也不明白,干脆就不想了。

 

他不是偏执的人,这点困惑还没成为让他不得不面对的事情。既然不必要面对,那就让它存在着好了。

 

混混沌沌的态度一直持续到去年。

 

去年三月份鹿晗正在筹备演唱会,而四月二十号就是他27岁生日。王俊凯微博转发完演唱会宣传,想起来这茬,接着就给鹿晗发微信:要不我去给你的演唱会当嘉宾,就当送你生日贺礼了,反正鹿哥什么也不缺。

 

他的初衷有很大的成分是开玩笑,也没指望鹿晗真会考虑这件事。没想到鹿晗回复了一个笑脸,附上文字:好啊,一言为定!

 

王俊凯当时在录节目,正中场休息呢。当着工作人员的面,很淡定地把手机揣兜里,然后借口去卫生间,在首都的霾里尽情跑了两圈。

 

最终他真的去了鹿晗的演唱会,虽然为了实现这个口头承诺颇费了一番周折。两大顶级流量同台,效果相当于在场馆上空开飞机投递兴奋剂和催泪弹。台下迷妹疯狂地呐喊,音浪简直要掀翻屋顶。

 

王俊凯竭力在一波又一波的尖叫中保持理智,让自己不要总盯着鹿晗,也不要一眼都不看鹿晗。总之一切表现都要很自然。他属于人越多发挥越好的“人来疯”型选手,状态一来谁也入不了他的眼了。台下的粉丝被他帅到流血,他反而更来劲。生得胳膊长腿长,跳舞唱歌的时候一张俊脸配上拽拽的小表情,要多迷人有多迷人。音乐结束,动作定格,他抬起半明半暗的脸,透过潮湿的刘海偷偷寻找鹿晗的身影。

 

结果对上了鹿晗看向他的眼睛。

 

一双比春水还要温柔三分的眼睛,带了十分的兴趣注视着他。盈盈笑意落满了整个夜空的光芒。王俊凯觉得自己就要掉进无边的黑洞里了。下一刻台上无比静默,他低头喘息,听得见自己的心跳。

 

忐忑,困惑,不安。他瞬间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

 

 

从那一天起,两人之间微妙的气场开始质变。

 

至于变到了哪一步…反正没到王俊凯希望的那一步。他知道自己对于鹿晗是有一点特别的存在,可是鹿晗的态度过于不明朗。就这么不上不下地暧昧着,心照不宣保守着这份暗暗滋长的秘密。你攻我守,你退我进,乐此不疲,谁也没捅破这层窗户纸。

 

 

 

鹿晗此刻在巴黎很惆怅。

 

这次他的工作室和法国的制作团队合作,本来想着取长补短,促进一下中西方文化的交流。结果两个团队的负责人有点龃龉,还未开工便剑拔弩张,一言不合就互怼。有翻译靠翻译吵,没翻译靠手势吵。鹿晗深感头大,趁着休工间隙跑出来散心。

 

逛着逛着到了协和广场。广场上人不多,有几个穿着短裙和长靴的金发女郎蹲在那儿喂鸽子。鸽子一点都不怕人,有只甚至飞到了鹿晗肩头小憩。

 

摸着肥鸽子水滑的羽毛,鹿晗简直爱不释手,赶紧掏出手机自拍一张与鸽子的合影,也顾不得时差了,点击发送给王俊凯。

 

“哈哈哈,睡着了很可爱吧!”

 

那边的王俊凯正在酒店的露天私汤里泡温泉呢,正泡得昏昏欲睡。看到鹿晗发来的照片,干脆闭着眼睛自拍了一张作为回报。

 

“睡着了,是很可爱啊。”他理直气壮。

 

鹿晗只看了一眼就点开查看原图并立即保存了。

 

照片尺度太大,甚至打了马赛克。

 

无语。王俊凯这孩子怎么越来越…露骨,讲话也越来越...得寸进尺。什么叫“睡着了是很可爱啊”?跟谁装傻呢。鹿晗想了想又不甘心,点开微信意欲也露骨一下,又不知道该回复什么,只得放了回去。

 

也许不怪王俊凯。是自己的心绪越来越容易波动了。

 

王俊凯什么心思,他一清二楚。

 

但他已经不再是二十多岁那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小年轻了。如果只是自己的事情,他可以为每一次潇洒买单。但事关王俊凯,那就要谨慎谨慎再谨慎。就算他买得起单,王俊凯就愿意吗?王俊凯还太小,前途不可限量,这个时候恋爱并不是一个好选择。理智上,他要和王俊凯保持距离。感情上,他又想要回应王俊凯的每一次试探。

 

他喜欢王俊凯,非常喜欢。

 

有杂志评价鹿晗,说“在鹿晗的气质里,终究是温柔大过勇猛的,或者说,他迎向世界的姿态没有攻击性,只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发力,举重若轻的扛起了一切。”

 

当他第一次认识王俊凯的时候,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这句话。王俊凯与他何其相似,但年轻的眼神里多了一份野心。这份野心是几乎所有第一次面对世界的人都会有的——只要你还有热爱。他有着坚忍的勇敢和蓬勃的朝气,却全无攻击性。这是多么难得又是多么迷人的混合体啊。偏偏这个人,喜欢他。这就更迷人了。

 

如果说鹿晗是充满少年气,那么王俊凯,就是少年本身。少年气和少年,本就同源一脉。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合拍,连最初慢热又不善言辞的步调都是一致的。

 

王俊凯像一支妖艳的罂粟花。充满诱惑却饱含毒液。他忍不住想品尝,又怕两败俱伤。

 

可是他的纠结王俊凯并不知情。罂粟花依然天真的开着,还以为自己是朵清新的小百合。

 

唉。王俊凯。你知不知道这游戏很危险。

 

 

 

“鹿哥,你看看这个拍摄方案还满意吗?”鹿晗的助理打开笔记本放在鹿晗面前的桌子上。

 

鹿晗侧坐在椅子上,手肘撑着靠背,正专心致志地神游天外。

 

“鹿哥?”

 

鹿晗回过神来,“你说什么?”

 

助理叹了一口气,“你不会对那个小孩认真了吧。这几天魂不守舍的。”

 

鹿晗沉默了一会儿,“你也觉得这样不对吗?”

 

助理干笑了一声挠挠头,“没什么对不对,只有合不合适。你觉得合适那就是对的。”

 

鹿晗明白他什么意思。摆摆手表示中断这个话题。

 

助理很识相的离开,关上门之前,还嘴欠的来了一句,“到时候你俩的粉丝要怎么说啊?你老公抢了我老公吗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

被助理带来没心没肺的气氛所感染,鹿晗也笑了起来。

 

是啊。的确不合适。除了王俊凯这个人很合适之外,一切都不合适。天时地利人和,一样没占。

 

现在停止还来得及吧。也许王俊凯很快就会发现这段时间的暧昧只不过是一时兴起,也许王俊凯以后能明白自己的苦衷甚至感激,也许王俊凯……

 

这才是王俊凯的未来。有无数种“也许”,但不应该有他。

 

 

 

深夜,正在蒙头大睡的王俊凯突然醒了。他发了半天的呆,起身去酒店的冰箱拿了瓶西瓜弹珠汽水,一口气灌下去半瓶。

 

困意一时半会回不来。翻了翻手机。没有未读消息,没有未接来电。有点失落。

 

鹿晗现在干什么呢?

 

突然,好想,给鹿晗哥哥打电话啊。

 

王俊凯估计他没有在忙。抱着被子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儿,终于鼓足勇气拨出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。

 

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不带温度的机械声音听起来太过刺耳。

 

长久的等待。

 

“喂?凯凯?怎么还不睡?”

 

王俊凯猛地坐起来。

 

“鹿哥,嗯…突然醒了,睡不着了。”

 

那边没有说话,王俊凯听到了他绵长的呼吸声。

 

“鹿哥。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“我住的地方风景特别美…一开门就是树林和花海,在观景台上能看见整个大堰川…下次你有空我们一起来玩吧。”

 

“那可能会有点难度。我们两个人一块出逃,不知道会被媒体写成什么样。”

 

王俊凯觉得“和鹿晗一块被媒体乱写”这个设想非常美好,不由得咧嘴笑了起来,“今天晚上的月亮特别好看!你要看吗?我可以拍给你。在塞纳河畔赏东京的月亮,鹿先生很有眼福了。”

 

听着电话那头带着点雀跃的小奶音,鹿晗的声音也沾染了笑意,深夜听起来像清泠泠的糖霜。

 

“凯凯。”

 

他不由得放柔了语气。

 

“我也想你。”

 

我,也,想,你。

 

太突然了。

 

“砰”得一声,纷纷扬扬的烟花在王俊凯心里炸裂,炸得他发懵,一时不知身处何方。

 

两人在不停试探可以闯入对方领地的边界线,而鹿晗,过界了。

 

在数次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过招中,鹿晗不带任何戏谑地说,凯凯,我也想你。一句“我也想你”,这场暗无天日的暧昧终于等到了对手的缴械投降,虽然仅仅是一句“我也想你”。

 

还没等他回过神儿,鹿晗的下一句话浇灭了星星点点的小火苗。

 

“所以,凯凯,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,好吗。”

 

 

 

王俊凯愣愣的攥着半瓶弹珠汽水,西瓜汁在床头灯的笼罩下呈现惨淡的红色。比他的眼圈还红。

 

永不开封的汽水,让我抱在怀内吻下去。

 

不开封,他尚可以隔着玻璃瓶抚摸那翻涌的甜蜜的气泡。然而还未等他开封,这瓶汽水就被鹿晗抽走,结结实实砸到了地上。碎了一地的难堪。

 

王俊凯咬着被角默默的想,其实“我也想你”的意思是,我知道你在想我。

 

鹿晗哪里是缴械投降。

 

他根本就是稳操胜券。

 

 

 

MV的录制步入正轨,鹿晗连轴转了好几天,沉浸工作不能自拔。他不能让自己闲下来。

 

一大早坐在餐桌旁吃早餐的时候还打着哈欠昏昏沉沉。鹿晗拿着勺子搅拌热巧克力,顺手点开了早间新闻语音推送。

 

“日本气象厅3日发布消息,东京时间13时18分,日本关东地区发生7.8级地震。截至目前,已造成至少37人受伤,2人死亡。气象厅消息显示,地震震源位于伊豆大岛近海,北纬35.8度,东经139.4度,震源深度约170公里,震级为7.6级。东京部分地区震感强烈,烈度甚至超过了东日本大地震时的烈度……”

 

鹿晗一窒,播报后面在说什么完全听不见了。关东地区?关东地区!

 

他抓起手机就要打给王俊凯。无奈激动得厉害,拨了好几次才拨出去。

 

忙音。无人接听。

 

再打。

 

忙音。无人接听。

 

再打。

 

忙音。无人接听。

 

鹿晗惊出一身冷汗。他转头对助理说,“我回房间收拾一下东西,你帮我订一张巴黎飞东京的机票,越快越好。”

 

 

 

去机场的路上,鹿晗坐在后座上,一遍一遍拨打着王俊凯的手机。

 

他把脸深深的埋进手掌里,良久。

 

不知他的凯凯现在…怎么样了。不,不是他的凯凯了。从来都不是他的凯凯。

 

为什么要对他说那样的话?自己是发了什么疯?为什么竟然对他说出不再联系这种鬼话?

 

现在想联系却联系不上了。他整颗心悬在空中被严酷拷打,不知道接下来等到的是更严厉的处罚还是无罪释放。

 

如果…如果凯凯出了什么事,他将以何种姿态面对他的家人,他的朋友?他没资格。可他本来是有资格的。

 

鹿晗从未像此刻这样后悔过。他鼻头一酸,苦笑着想,你活该。

 

 

 

还在东京飞巴黎航班上的王俊凯并不知道有这出故事。他来巴黎是瞒着鹿晗的,只给凯爸凯妈报备了一下行程。

 

其实聪明如他大概能猜出鹿晗态度突然转变的原因。自尊心和倔强让他不能说不。

 

不能再联系了,那我来偷偷看一下你,看看你平日里的样子。这总是可以的吧。

 

以前没时间经常见面,几次碰面居然都是因为工作。以后…也不会再有机会了。

 

最后一次,以后再也不了。

 

王俊凯叹了口气,望向窗外。男生应该坚强一点啊,可是心里怎么这么难受呢。

 

 

 

到了机场的停车场,距离登机还有两个小时。鹿晗翻遍了手机的通讯录,寻找能联系上王俊凯的人。他发现自己还存过王俊凯爸爸的手机号。一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便毫不犹豫的打了过去。

 

“喂?叔叔,我是鹿晗,我现在有急事找小凯。请问今天他和您联系了吗?我打不通他电话。”

 

“是小鹿啊。小凯飞去法国了,他不是说你去接他吗?”

 

猝不及防。鹿晗当下松了一口气,急忙说,“我是要去接他来着,他什么时候到?”

 

“还一个小时吧。你别担心,估计他还在飞机上,关机。”

 

挂了电话的鹿晗仿佛刚跑完马拉松,浑身上下充满“劫后余生”的虚脱感和幸福感。他简直想感谢王俊凯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。

 

查航班。去接机楼。等他落地。

 

 

 

鹿晗终于看见王俊凯背着包晃晃悠悠走出来。他大踏步的走过去,接过王俊凯的包。

 

这太不真实。王俊凯的表情很错愕,桃花眼圆睁,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

鹿晗拉着他往外走,“我还要你问你呢。你怎么在这?”

 

“我……”王俊凯还没说完就被鹿晗打断了,“上车再说。”

 

王俊凯被鹿晗塞进后座,然后他看着鹿晗从一边上来,“砰”得一声关紧车门,还加了锁。

 

王俊凯下意识往身后靠了靠,鹿晗凑上前去,把他的脸掰过来。

 

“对不起。我收回之前说过的话。我们不能不联系。我们要经常联系。”

 

“你到之前我想了很久,我不知道怎样选择是对你最好的。但是,凯凯,如果你不怕的话,那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。”

 

他说得含蓄,但目光灼灼。这片灼热直烧到王俊凯的眼睛里,蔓延到脸上。

 

王俊凯低下头,手指轻轻抠着衣角。刚刚还满腔的委屈现在已经烟消云散,他又想去跑圈了。

 

后颈一热,鹿晗的手覆了上来。王俊凯就像一只猫咪,被揉捏住后颈立刻反抗无能了。他的眼眸里映着鹿晗越靠越近的脸庞,如同一潭湖水,被风吹起了皱。

 

鹿晗的嘴唇微凉,舌尖也微凉。可王俊凯觉得太烫,哪里都太烫。烫到他面颊发烧,呼吸急促,心脏狂跳。像沉入了大海,过于温柔的拥抱让人心甘情愿沉沦。原来越界的感觉,是会让人上瘾的,他晕乎乎缠住鹿晗的舌尖,脑海一片混沌。要窒息的话,那就一起吧。

 

明明是初吻,却又不像第一次。两人都觉得这一幕应该发生过很多次了。不然怎么会没完没了的想去索取更多。

 

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

王俊凯把鹿晗的手推开,咬着红滟的下唇,表情带着稚气的倔强。眼圈粉红,眼神却甚是清明。

 

“是你不好。”

 

“是我不好。”

 

“那你不许再反悔了。”

 

“绝不反悔。”

 

 

The End.


评论(12)

热度(132)